Connecting...

W1siziisijiwmjavmtivmtgvmdivnduvmtavndhkmdzjyzutoda3ms00nwnlltlmnjmtywfmymvhywy2nzuzlziwmjbxsufqlwnvdmvymi0wmi0wmi5wbmcixsxbinailcj0ahvtyiisijiwmdb4ntawiyjdxq

2020年亚太地区职场调研:新冠肺炎对我们工作生活
的影响

经过对亚太地区近3000名专业人士的年度调查,我们对该地区的工作生活有了一定的了解。今年,我们共享了新冠肺炎危机爆发前后的数据。普舫总裁兼联合创始人Richard Letcher深入探讨了它对弹性工作、心理健康、员工对领导层的信心等方面的影响。经过对亚太地区近3000名专业人士的年度调查,我们对该地区的工作生活有了一定的了解。今年,我们共享了新冠肺炎危机爆发前后的数据。普舫总裁兼联合创始人Richard Letcher深入探讨了它对弹性工作、心理健康、员工对领导层的信心等方面的影响。


报告背景

今年,在亚太地区人才和人力资源趋势年度调研(第五版于1月发布)之后,由于世界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们在第二季度进行了第二次调研。二次调研主要关注新冠肺炎对我们工作生活的影响。

本报告基于两项调研的数据,是我们与澳大利亚资深人力资源咨询公司The Next Step和全球领先的咨询公司Roffey Park联合完成。

我们的母公司WilsonHCG为此次调研提供了北美的数据。

          


这两次调查的受访者人口统计数据基本相同,按性别、中、高级专业人员平均分布在新加坡、中国、香港特区和澳大利亚。共计2600人完成各项调研,我们由此得到了一个特别强大的数据库。受访者主要从事工业和商业(46%),其中31%从事金融服务,23%从事专业服务。

  

新冠肺炎:领导层和人力资源的表现有所提升吗?


你如何评价你所在公司的领导层在组织内部处理新冠肺炎问题的效率?

大多数受访者认为领导层的表现还不错(在危机发生的初期),不过澳大利亚和北美领导层的表现得到了更高的评价。

这种差异可能是因为澳大利亚和北美并不是亚洲地区中首先面对危机的地方,所以澳大利亚和北美的领导层有时间作出反应、做好准备并加以注意。此外,亚太地区的这项调研是在4月份进行的,当时亚洲地区的一些企业正在考虑或已经开展裁员和降薪计划。所以,当受访者成为“受害者”时,可能也会因此给到其领导层较低的评价。



你认为你所在公司人力资源部门的地位与声誉,是否有受到过去几个月针对新冠肺炎所做工作的影响?

人力资源部门表现如何——他们有进步吗?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们看到人力资源部门在面对危机时表现出色,因此,他们在企业内被评为更可信、更引人注目的职位。人力资源部门在过去几个月所做的工作是否使自己部门的地位和声誉有所提升?





答案是肯定的。总的来说,41%的受访者认为他们的人力资源职部门的声誉有所提高,但近五分之一的人认为,实际上人力资源部门的声誉因他们应对危机的方法而受损。

尤其是在澳大利亚,人力资源部门的出色表现受到了高度的赞赏和重视。





当我们将数据进一步逐级细分时,我们发现职位较高的受访者更有可能了解人力资源部门的发展情况,也许是因为他们与人力资源团队的合作更加

紧密,因此能够更敏锐地意识到情况的复杂性。





居家办公——大势所趋?

对于你来说,哪些弹性工作选择最重要或者最具吸引力?


从今年1月新冠肺炎爆发之前的调研数据来看,我们可以看到危机前人们对弹性工作选择的期望。之后在新冠肺炎期间的调研数据显示,当一些远程工作安排真正开始走进人们的工作生活时,会产生何种影响。就在新冠肺炎爆发之前,我们询问了受访者,在未来他们希望有哪些弹性工作的选择。

在新冠肺炎开始之前,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远离办公环境。从上图中可以看出,受访者渴望能够按需自由出入办公场所,可以偶而在家工作,甚至自由选择工作时间。对于人们来说,所有这些都比“弹性休假时间”(无限制带薪休假)更具吸引力。



“我所在的企业提供了适当的弹性工作选择。”
实际上,在新冠肺炎爆发前,受访者对其所在企业在弹性工作选择方面的评价大多是正面的。




“因为新冠肺炎使得大多数人居家办公,所以我觉得即使在新冠肺炎得到控制后,我所在的企业也会采取更为灵活、更加敏捷的工作方式。”

目前我们正在进行有史以来最大的弹性工作实验。那么,哪些人认为弹性工作是大势所趋呢?


大多数受访者,尤其是在新冠肺炎之前弹性工作制更为盛行的澳大利亚和北美受访者,认为弹性工作方式将会继续存在。然而数据显示,相对来说,中国受访者则不这么认为。在中国,人们似乎更希望回到办公室,或者见到同事。





你可能没有想到,似乎高层人士对于弹性工作方式的认同感更为强烈。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年轻的专业人士更为传统,认为回到办公室学习和工作会更有效率?







如果你因为新冠肺炎而居家办公,那么你觉得与在办公室工作相比,自己的工作效率如何?


居家办公真的有效吗?从我们在新冠肺炎期间调研数据来看,如果你考虑到生产力、文化差异、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以及信任的问题,答案可能是否定的。让我们进一步研究一下。

我们询问受访者,与在办公室工作相比,他们是否觉得居家办公更有效率。三分之一的人认为居家办公确实更有效率,同时同样比例的人认为居家办公与在办公室工作的效率相差无几,剩下三分之一的人认为实际上居家办公的效率更低(比如孩子到处跑,网络不稳定,和其他家庭成员共享的空间小)。与澳大利亚和北美受访者相比,在亚洲,尤其是在中国的受访者人文居家办公的效率明显较低。

  


如果你曾居家办公,与在办公室工作时长相比,居家办公的时长如何?

讽刺的是,居家办公加剧了工作和生活的不平衡。亚太地区60%的受访者和北美57%的受访者都说,他们居家办公的时间比在办公室工作的时间更长一些。

过去几个月进行的其他全球调查显示,人们每天居家办公的时间平均增加了50分钟。



其中的一个因素是,虽然居家办公不用通勤,人们可以很好利用这段时间,但人们会因为担心失业而工作更长时间。只有时间和未来后新冠肺炎时期的研究才能证明这是否是一个问题。


作为新冠肺炎应急计划的一部分,你觉得居家办公的同事,是否如预期的那样灵活安排并履行他们的职责?




一个在企业或媒体中讨论较少的大问题是信任问题。今年从居家办公开始,人们的工作时长确实增加,但53%的受访者认为他们的同事没有和自己一样努力工作!如果有人认为我们在偷懒,那么离开办公室工作会像许多人认为的那样切实可行吗?




那么,在家工作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障碍,我们最终会不会不像推特的首席执行官Jack Dorsey那样,为了“永远”在家工作而放弃公司的大部分房地产租赁权,又或者像《经济学人》所指出的“可选办公室”那样,自由选择在办公室或居家办公?

我们的心理健康状况如何?


​总体上来说不算太好。新冠肺炎给每个人都制造了很多压力;不仅仅是担心我们所爱的人或我们自己感染病毒,还担心被解雇或被减薪。就像我们一些企业处理危机的方式一样,居家办公同样有压力。

在亚太地区,有将近一半的受访者提到,他们最近几个月受到了新冠肺炎的不利影响,北美的这一数字略低于60%,许多人都感觉到同事也在遭受痛苦。

“新冠肺炎严重影响了我的心理健康。”

 ​ 

按地理位置细分,香港受访者的心理健康状况明显较差。从经济上来说说,该领土的状况不佳,精神健康已经受到不确定的政治局势和去年抗议活动的不利影响,加上大流行病和其他经济问题,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对Y世代受访者的负面影响更大,这可能是因为他们更倾向于谈论和公开精神健康问题,这一点在我们之前的研究中也得到了证实。

  



“我觉得新冠肺炎让我更容易接受与同事/经理讨论心理健康问题。”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在个人生活和工作中感受到更大的压力,与以前相比,人们现在似乎更愿意与同事和经理谈论心理健康问题,除新冠肺炎之外,这种变化可能对鼓励讨论心理健康问题的活动有益。



你的领导对新冠肺炎危机的反应对你的压力有什么影响?

我们的数据表明,在一些企业中,由于缺乏沟通和方向,导致许多人产生不确定性,领导的反应是压力水平升高的原因。对于这个话题,我们在调查问卷中有一个开放性问题——四个回答,概括了人们所经历的事情。

  


你所在的企业能够为你的精神健康提供什么支持?

组织如何处理心理健康问题?在1月份新冠肺炎爆发之前的调查中,我们要求受访者从7个选项中“勾选所有适用的选项”,结果如下:

  


员工援助计划也是2019年的首选工具。令人担忧的是,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认为自己所在的企业没有提供任何支持。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情况在后新冠肺炎时代将发生怎样变化。

保留–新冠肺炎的影响


你是否考虑在未来6-9个月内离开你所在的企业?

每年我们的调研都会询问所有受访者,他们是否打算在不久的将来离开目前的企业。由于今年1月经济前景不佳,考虑到风险,愿意跳槽的人数减少了。但新冠肺炎让人们对采取行动变得更加谨慎,这是自5年前我们开始调研以来最低的比例。人们认为可供选择的工作少得多了,而且还有“后进先出”的风险。(注:我们从2019年开始采集澳大利亚数据)。

但当地区就业市场在新冠肺炎后反弹时,所有员工的沮丧情绪无疑会卷土重来。根据参与我们1月份调研的受访者,亚太地区的专业人士有六大痛点。




“缺乏职业成长和发展机会”一直是我们之前进行调研的主要动机,但还有三个趋势值得注意。首先,领导不力是人们决定去留的关键。第二,金钱从来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重要,第三,职场政治是人们离开企业的关键因素。





你认为工作生活中主要的压力源是什么?

职场政治是工作中高压力的主要原因,也抑制了团队合作。职场政治似乎是一个隐藏的敌人,因为它目前似乎不是公司内部的话题,也很少被人们当作离开公司的理由。从数据来看,尤其是对金融服务业、大公司以及X世代和婴儿潮世代的员工来说,职场政治是一个很大的因素。








主要联系人

如需更多信息或建议,请随时联系我们的人力资源团队:

香港办公室 - Richard Letcher, 总裁
新加坡办公室 - James Rushworth, 总裁
上海办公室 - 周虹杉, 副总监